首页/历史人物/正文
三川口之战,李元昊声东击西调动宋军,刘平或对宋军失去掌控能力(三川口之战宋军损失)

 2022年05月30日 阅读 121 评论 0

摘要:北宋时期,和西夏之间的战争可以说影响了北宋的国运,北宋多位帝王针对西夏发动军事行动,但解决只能是劳民伤财,北宋自始至终也没有摆脱辽西夏联合夹击的困境,本来西夏党项一族对北宋还算是臣服,但是随着党项族几代人的经营,终于在李元昊时期彻底和北宋决

北宋时期,和西夏之间的战争可以说影响了北宋的国运,北宋多位帝王针对西夏发动军事行动,但解决只能是劳民伤财,北宋自始至终也没有摆脱辽西夏联合夹击的困境,本来西夏党项一族对北宋还算是臣服,但是随着党项族几代人的经营,终于在李元昊时期彻底和北宋决裂。

李元昊于北宋宝元元年(1038年)称帝,北宋西夏双方连最基本的表面和善也做不到了,当时宋仁宗自然是不能接受李元昊称帝的行为,所以北宋对西夏开启了经济封锁,关闭了北宋西夏边境的榷场,一度致使西夏境内的粮食、绢帛、布匹、茶叶及其他生活日用品奇缺。

宋仁宗是想不战而令李元昊屈服,可是李元昊是一个硬茬子,面对北宋的封锁战,他在西夏尚有能力的阶段,主动对北宋发动了进攻,自李元昊称帝后,西夏与北宋第一次重大战役,三川口之战拉开了大幕。

西夏在制定军事目标的时候,把目光放在了延州(今陕西延安)、鄜州(今陕西富县)一带,这一区域是北宋兵力相对薄弱的地方,而且延州周围的防御也不强。

《宋史·范雍传》延州最当贼冲,地阔而砦栅疏,近者百里,远者二百里,土兵寡弱,又无宿将为用,而贼出入于此。

延州北部地势开阔,自外围所建立的营寨相对稀疏,战事必然无法相互救援,同时驻防延州一带的宋军并非精锐部队,没有悍将统领,这也是让延州成为西夏的首选军事目标,谁都知道挑柿子拣软的捏,至此延州成为西夏打破北宋经济封锁的一把钥匙,李元昊决定以武力令北宋接受自己称帝的事实。

相对来说,北宋朝堂对于李元昊的反击存在一定程度的反应迟缓,也许是北宋朝臣认为经过封锁战法可以迫使李元昊服软,一切回到双方之前的地位,也许是边疆送到朝廷的奏报里,大多都没有人认为西夏会发动大规模军事行动,所以对于李元昊攻打延州的计划没有提前预警,可以说整个三川口之战,李元昊占据着局势主动。

西夏军事行动的第一步就是清除延州北部外围的各处营寨,这是攻打延州至关重要的一部,也就是金明寨(今陕西安塞南)。

《宋史.外国传.夏国》夏人攻金明砦,执都监李士彬父子。破安远、塞门、永平诸砦,围延州。

而从历史记载中可以推测出,李元昊是采用了声东击西的策略,骗过了范雍(振武军节度使、知延州),乃至北宋,李元昊一面私下和范雍联系,声称自己并不想继续和北宋对立了,范雍轻易相信,这影响了整体的战局,毕竟范雍的轻敌,直接导致了北宋一方防备松弛。

同时西夏的军事行动声称是去打土门,即芦子关,在今陕西志丹县北与靖边县交界处。而宋军的注意力也都被吸引到土门一线去了。

《宋史·范雍传》会大将石元孙领兵出境,守城者才数百人。

《宋史纪事本末.卷六》既而,元昊盛兵攻保安军,鄜延副总管刘平石元孙屯庆州,雍以书召之,平与元孙趋土门。

历史记载是有所出入的,一个是记载大将石元孙本是驻守延州的,是土门遇敌,石元孙才率兵出城的,这导致了延州城防御的薄弱,一个记载是说石元孙本来就和刘平驻防于庆州,大致在甘肃省庆阳市一带,是范雍调动刘平等人前去救援土门的。

从记载上来看,范雍的权力是很大的,他有权调动庆州的刘平刘可以看出来,这是在范雍没有得到北宋朝堂临时任命的情况下拥有的权力。

话说回来,个人还是相信《宋史》的记载,因为正是当时延州防守的薄弱,才让范雍急于调遣各处宋军向延州靠拢,但我也不认为当时守延州的就几百人,如果是那样的话,李元昊完全可以在三川口之战前拿下延州,毕竟西夏号称是十余万人的大军,不会连几百人固守的城池都攻不下。

不管怎么说,西夏调动了宋军去驰援土门,而西夏骑兵的机动能力就表现出来了,趁宋军正在赶往土门,李元昊率部突袭金明寨,加之提前让细作进入了宋军营寨,李元昊得以击败李士彬,夺下金明寨,延州北部防御洞开,范雍在危机之下,调动延州周围宋军驰援延州。

这恰恰给了李元昊围点打援的好机会,而且千里奔袭驰援延州的各路宋军主要是步兵,在面对西夏骑兵的围攻,结果可想而知。

《宋史·刘平传》平素轻敌,督骑兵昼夜倍道行,至万安镇。平先发,步军继进,夜至三川口西十里止营,遣骑兵先趋延州争门。

刘平作为常年驻守于边塞的宿将,说他轻敌可能也并不完全队,说到底还是他知道延州情况实属危机,所以基于快速开进,驰援延州,而且还派先头骑兵部队,试图去进入延州城,很明显,他是希望让延州城守军看到希望,被敌军围城时,能够看到援军,对于守城将士的士气是有很大提升的。

《宋史纪事本末.卷六》时鄜延都监黄德和,巡检万俟政,郭遵分屯外境,雍皆召还为援,平与之合步骑万余。

《宋史·刘平传》诘旦,步兵未至,平与元孙还逆之。行二十里,乃遇步兵,及德和、万俟政、郭遵所将兵悉至,将步骑万馀结阵东行五里,与敌遇。

三川口位于延州西北,李元昊在探知宋军驰援的行军路线后,就在此设伏,而刘平所部是先行抵达三川口附近的,只不过各路宋军尚未集结。

刘平也是知道西夏军力强盛的,自己带领从庆州而来的部队,加上石元孙的部队,双方合军是不足以和西夏军相抗的,所以刘平还回师去于其他三路宋军汇合,集结在一起的宋军兵力达到万余人规模。

但这也暴露了北宋的问题,西夏是大举进犯,但是范雍能够调集的宋军援军也就万余人规模,说实话,这样的兵力据称坚守还有机会,但是在广阔地带和西夏军相抗就危险了,同时宋军还是从不同方向汇集在一起的,要是被李元昊抓住这个时机,各个击破就更惨了。

但好在在各路宋军汇集前没有给西夏抓获机会,刘平统领万余宋军向延州城靠近,在三川口进入到了西夏的包围圈,而延州城的守军可以说完全没有能力支援三川口战场,李元昊算是找到了一个痛击宋军的绝佳时机,也就是这驰援延州的宋军。

可以说从一开始这支万余规模的援军就存在问题,因为各路将领本就不互相统属,各部将士协同作战能力也不足,加之宋军各部混乱的旗号系统,使得这支宋军缺乏和西夏军打恶仗的能力,说是羊入虎口也不为过了。

在宋军和西夏军于三川口相遇后,相互结阵而战,激战一日,历史记载中是宣称宋军取得小胜的,“杀获及溺水死者几千人”,这个记载无论真假都透露出对宋军不利的局面。

如果记载是假的,那么就是北宋一方为战败找回些面子,如果是真的,不要忘记的是,两军是遭遇战,而且西夏设伏在先,宋军并没有出奇制胜,是正面硬碰硬的战争,如果宋军对西夏军造成了几千人的伤亡,那么宋军的损失也不会太小。

最主要的是,宋军兵力上明显不如西夏,经历了一天的激战,锐气已减,而且对于李元昊,对于西夏来说,没有退路,因为这是西夏反击北宋封锁战的第一次有力反击,如果打不赢,那么北宋的封锁政策会更加严格,那样的话,除非辽国大力支持西夏,输送物资补给,不然的话,北宋困死西夏的策略就可以实现了。

所以说在三川口,西夏人多少是玩命的,付出一定伤亡是他们可以接受的,而经历一天恶战,早已疲惫不堪的宋军才处于最危急的关头。

《宋史.卢政传》以神卫都头从刘平与夏人战延州。虏薄西南隅,兵不得成列,政引数骑挑战,发伏弩二百射却之。日且暮,政说平曰:「今处山间,又逼污泽,宜速退保后山,须明决斗;不然,彼夜出,乘高蹙我,何以御之?」平不听,遂败。

当战至傍晚的时候,卢政建议退保后山,但是刘平不听,按照历史记载来看,刘平统领的宋军应该处于周围是山的平原地带,卢政希望宋军上山,凭山据守,不然西夏军从山上冲下来,宋军几乎没有抵抗之力,但是刘平没有听。

而这也成为了宋军战败的一个原因,没有取得地利的宋军,早已疲惫的宋军抵挡不了西夏再一次进攻,不知道当时刘平是处于什么原因不愿意依山据守的,只是说作为边疆宿将的刘平应该不会犯这么大个错误,在如此不利的地带,等着西夏人进攻,个人猜的可能是他没有反应时间,或者他是去对全局的掌控了。

《宋史·刘平传》日暮,战士上首功及所获马,平曰“战方急,尔各志之,皆当重赏汝”语未已,敌以轻兵薄战,官军引却二十步。

当时在宋军击退西夏军的进攻后,显然宋军内部弥漫着胜利者的气息,大多数认为已经击败西夏军了,不然不会放松警惕,还炫耀战功了,但是记载里有能看到刘平说的话,是知道战事并未结束的,那么是不是刘平已经失去对宋军的掌控能力了。

毕竟这是多路宋军临时拼凑的援军,不是归刘平管辖的部队,将士们沉浸于击败西夏的胜利氛围中,刘平对全军的掌控力出现一个空窗期,所以才没有采取卢政退保后山的计划。

而这也成为了宋军失败的直接原因,不惜代价的西夏军再一次发动了对宋军的进攻,这一次宋军瞬间崩溃。

《宋史·刘平传》黄德和居阵后,望见军却,率麾下走保西南山,众从之,皆溃。

《宋史纪事本末.卷六》平遣军校杖劒遮留得千余人,转闘三日,贼退还水东,平率余众保西南山,立七栅自固,夜,四鼓贼环营呼曰,如许残兵不降,何待平旦,贼酋举鞭麾骑,自山四出合击,絶官军为二,平遂与元孙等皆没于贼。

面对西夏这次进攻,后方的黄德和直接带着部队跑了,而且是一路难逃跑到了甘泉,都没进延州城,可谓是玩了命的撤退。

战场之上,一人的逃跑会引起几人甚至数十人的逃跑,而一支军队的逃跑,完全可以瓦解一支部队的军心,经过一天奋战的宋军见状发生大规模溃败,刘平想拦也拦不住,这集结了一千多人,临时搭建了七座营寨固守,但是很快被西夏人攻破了,至此救援延州的军事计划失利,除南逃的黄德和所部外,其他各路宋军几乎全军覆灭。主将刘平石元孙被西夏抓获。这两人一个病死在西夏,一个回到北宋也是遭受羞辱,算是郁郁而终吧。

《宋史·范雍传》雍闭门坚守,会夜大雪,贼解去,城得不陷。

但是李元昊也并未拿下延州,记载中是因为大雪而撤军了,其实还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北宋其他宋军开始威胁西夏腹地了。

《宋史.王仲宝传》元昊寇延州,仲宝将兵至贺兰谷,以分兵势,败蕃将罗逋于长鸡岭。

《宋史.张岊传》元昊犯鄜延,诏麟府进兵。岊以都教练使从折继闵破浪黄、党儿两族,射杀数十人。

王仲宝、折继闵、张岊等人都在三川口之战时期从不同方向攻略西夏,所以李元昊是在恶劣天气下,面对后方遭遇宋军威胁时,选择退军的,并不是简单的一场大雪就令西夏人撤军了。

回顾三川口之战,宋军前期是陷入了西夏的圈套,调虎离山,被吸引去救援土门,这给李元昊率部偷袭金明寨,围攻延州创造了条件,而后有提前设伏,等待各路驰援的宋军,最终在三川口重创了刘平统领的万余宋军。

而北宋的反应上,可能是因为战事发展太快,没有给其足够的反应时间,除了调遣几路宋军袭扰西夏之外,北宋的应对策略主要是寄希望于范雍的调度和边疆将士的奋战了,希望以此可以击退西夏扰边,只要击退了李元昊这次试图破局的侵扰,北宋可以继续实施封锁经济的策略,那么李元昊臣服也就是时间问题了。

但面对兵力强盛的西夏大军,单靠范雍刘平的地方势力显然是不够的,还需要北宋朝堂的大力支持,当然三川口战事发展过快,前后大概一个月的时间,让北宋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就调集资源支持延州战事也是不太现实,但这也能说明,北宋对西夏事实经济封锁策略后,缺乏相应的军事应对机制,或许北宋大多出朝臣都认为,西夏无力发动大规模扰边行动吧。

此后的几年间,双方又爆发了好水川之战、定川寨之战,李元昊先后获胜,这都影响着北宋对西夏的策略,逐渐有强行令其臣服转变为媾和策略了,到后来多少是花钱买和平,西夏可以说是成为北宋军事上的一个痛点了。

参考资料《宋史.仁宗本纪》《宋史·范雍传》《宋史·刘平传》《宋史.卢政传》《宋史.王仲宝传》《宋史.外国传.夏国》《宋史纪事本末.卷六》

版权声明:本文为 “历史人物故事网” 原创文章,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;

原文链接:https://hntphg.com/50224.html

标签: 西夏  宋史  北宋  营寨 

发表评论:

历史人物故事

分享解密古代战争风云历史人物故事,深入了解丰富您的历史知识
  • 文章50230
  • 评论0
  • 浏览3066039
关于我们
扫码关注
联系方式
全国服务热线:
地址:
Email:
邮编:
Copyright hntphg.com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