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/历史人物/正文
世人皆知李清照,无人忆我鱼玄机(世人皆知李清照,无人忆我鱼玄机谁说的)

 2022年05月16日 阅读 65 评论 0

摘要:易得无价宝,难得有情郎;自能窥宋玉,何多余的话必恨王昌。这句诗千古流传雪莱名言至今,但对于鱼玄机来说,爱情是她诗文里求而不得的文字泪。温庭筠(约812年-约866年),唐代诗人、词人。本名岐,字飞卿,唐代并州祁县(今山西省晋中市祁县)人。他是唐初宰相温彦博

易得无价宝,难得有情郎;自能窥宋玉,何必恨王昌。

这句诗千古流传至今,但对于鱼玄机来说,爱情是她诗文里求而不得的文字泪。

温庭筠(约812年-约866年),唐代诗人、词人。本名岐,字飞卿,唐代并州祁县(今山西省晋中市祁县)人。

他是唐初宰相温彦博之后裔,富有天才,文思敏捷,每入试,押官韵,八叉手而成八韵,所以也有“温八叉”之称。

他的诗辞藻华丽,秾艳精致,内容多写闺情。

其工诗,与李商隐合称“温李”,

在词史上,也与韦庄并称“温韦”,其词艺术成就在晚唐诸词人之上,为“花间派”首要词人,对词的发展影响较大。

其多次考进士均落榜,曾任随县和方城县尉,官至国子监助教。然而他恃才不羁,又好讽刺权贵,取憎于时,多犯忌讳,故屡举进士不第,故长被贬抑,终生不得志。其约卒于咸通末,年六十左右。后人辑有《温飞卿集》及《金奁集》。

《旧唐书》里说他貌丑且不修边幅,那个时代的人给他起个外号叫“温钟馗”。

孙光宪在《北梦琐言》中记载:温庭筠有个孙子,官至常侍,别无他长,就是善于隐僻绘事。后来游至四川,本来想凭借自己的一技之长,到州牧门下做个门客,结果当面被拒绝,理由是他长得太像他爷爷温庭筠了,长得太悲情了。

温庭筠虽然长得这么丑,但人却这么风流,而且颇有男人魅力,以至于让鱼玄机这个著名的唐代第一才女兼美女对他难以忘怀。

鱼玄机与李冶、薛涛、刘采春并称为唐代四大才女。

她原名鱼幼薇,字蕙兰,唐会昌四年(公元844年)出生于鄠杜的一位落魄秀才之家。

她的父亲是个落魄书生,饱读诗书却抑郁不得志,自是把满腔心血都倾注到独生的女儿身上。

她从小就受到父亲的悉心栽培,五岁诵诗,七岁习作,十一二岁就已经小有名气了。

鱼幼薇聪慧好学,自幼就学习写诗,文采斐然,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,闻名长安城,被人称为"诗童"。

她的名气传到了花间派鼻祖温庭筠的耳里,这位名满京华的大诗人登门造访,找到了灵动活泼的鱼幼薇,想考考她的才华,让她即兴赋诗一首。

鱼幼薇当场赋诗《江边柳》:翠色连荒岸,烟姿入远楼。影铺春水面,花落钓人头。根老藏鱼窟,枝底系客舟。萧萧风雨夜,惊梦复添愁。

温庭筠反复吟诵,觉得无论遣词用韵,还是意境诗情,都属难得一见的上乘之作。

这样的诗出自一个小姑娘之手,而且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写出,这不能不让这位大诗人赞赏。

此后,温庭筠经常出入鱼家,为鱼幼薇指点诗作,温庭筠做了幼薇的老师。

他们们相处得很和谐,亦师亦友。

可是温庭筠已经四十多岁,而鱼幼薇才十多岁。

可惜才貌双全的鱼幼薇出身并不华丽,父亲是一名屡试不第的秀才,在她未满十岁时就不幸辞世,留下鱼幼薇母女俩艰难度日。

为了生活,鱼幼薇的母亲不得不迁居到满街都是娼妓的长安城郊,靠给娼妓缝补衣服勉强度日。

烟花柳巷的生活给童年鱼幼薇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。

温庭筠经常出入鱼玄机的家,不仅是作为老师为她指点诗作,还时不时帮衬生活窘况的鱼家。

温庭筠和幼小的鱼玄机成了一对万年的莫逆之交。

不久之后鱼玄机的父母相继离世,他们的关系更加的密切。在温庭钧的照顾中,对亦师亦友亦父的温庭钧产生了别样的感情。

或许是父亲离世失去了父爱,豆蔻年华的少女鱼幼薇,对这个经常出入自己家中、年长自己32岁的诗人,对这个亦父亦师亦友亦伯乐的男人,产生了朦胧的情愫。

由刚开始的敬重到依恋,最后竟萌生了爱意。

温庭筠是那种外表丑陋但是却细心温柔的半老男人。

对于这些,温庭筠是心知肚明,美丽的女孩面前他自渐形秽,加上年龄相差的悬殊,温庭筠把感情控制在师生和朋友的界限内,之后温庭筠离开了长安,远去湖北襄阳,任刺史徐简的幕僚。

幼薇顿时陷入无限的思恋和惆怅中她写下一首五言律诗《遥寄飞卿》:

“砌乱蛩鸣,庭柯烟露清。

月中邻乐响,楼上远山明。

珍簟凉风著,瑶琴寄恨生。

嵇君懒书札,底物慰秋情。

隐约的声音从远处徐徐传来,也有那耐不住的相思。

她爱过,到如今从未停歇。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。

那时的她以温柔的目光遥遥地等待着,期待着他的来信,如今她以绝世美色诱惑着这长安城,唯他一直不动声色。

在诗中,鱼幼薇并未直接表露爱意,但委婉的表达了自己的思念之苦,才情横溢的一代文豪温庭筠自然是看在眼中。接到信的他左思右量,虽大有感触,但始终不能说服自己给徒弟一个安慰。

过了很长一段时间,鱼幼薇没有收到温庭筠的回信,心中是一阵阵的难过。

过了一段时间,鱼幼薇又持笔给温庭筠写了一封信,于是一首《冬夜寄温飞卿》,将心迹向老师表白:“苦思搜诗灯下吟,不眠长夜怕寒衾。满庭木叶愁风起,透幌纱窗惜月沈。疏散未闻终随愿,盛衰空见本来心。幽栖莫定梧桐树,暮雀啾啾空绕林。”

飞卿是温庭筠的字,这首诗里,少女的哀怨跃然纸上,诗里面爱慕之意很明显,但温庭筠却没有接受。他收到信后感到无奈,对于这个学生,他好像也有着异乎寻常的喜爱,但在他看来他觉得不合适。

不仅仅是年龄的差距,还有的是面貌的差距,对鱼幼薇真切的表白,他再次选择沉默。

我想他始终不能给她一个温暖的依靠。

你若无情我便休,鱼玄机按捺下所有情愫,不再给他写信寄诗,拉开彼此距离。

但鱼玄机始终没有放下这份感情,以至于成了挥之不去的执念,煎熬也好,思念也罢,都是她一个人在支撑。

两年后,温庭筠回到了长安城,师生重聚。

一日,他们结伴而行,来到城南崇贞观中游览,正碰到一群新科进土在观壁上题诗留名。

鱼幼薇也满怀感慨地在在观壁上题上一首七绝:云峰满月放春情,历历银钩指下生。自恨罗衣掩诗句,举头空羡榜中名。

有一天,李亿来到了温庭筠家中。李亿仰慕鱼幼薇的美貌与才华,温庭筠和李忆是旧交,他想着是为自己的学生好,从中撮合,成就了一段婚姻。

鱼幼薇听从老师的安排,嫁给了李亿,起初这段婚姻还算和谐美满。

可是李亿在江陵老家的原配夫人非常凶悍,她听闻自己的夫君有了小妾,怒气冲冲到了京城,把鱼幼薇一顿毒打,还逼着李忆写下休书,把新婚不久的鱼幼薇赶了出去。

畏惧夫人家世的李亿懦弱无情,只得将鱼幼薇安置在曲江一处偏远的道观——咸宜观,还许诺:暂时在此隐忍一下,不久必有重逢之日!

从此,她成了道姑,就是这个时候开始叫道号“玄机”的。日日青灯孤影,苦苦等待。当然,这场等待又是落空了。

再次受伤的鱼幼薇万念俱灰,她含泪写下了诗歌《赠邻女》:羞日遮罗袖,愁春懒起妆;易求无价宝,难得有情郎。枕上潜垂泪,花间暗断肠;自能窥宋玉,何必恨王昌。

有人说,受情伤太重而不再相信爱情的女人,大抵有两个结局:

一是从此谨小慎微,诚惶诚恐;一是从此纵情声色,无爱不欢。

鱼玄机无疑是后者。

她的才情,本可以留芳千世,当然也可以再觅一良人为伴,当然可以青灯古佛,佛香磐音中度过余生,可是她堕落了。

她选择做了一名背负整个长安城骂名的淫荡女子。

她始终想不明白,自己的老师为何宁愿和烟花女子厮混,也不愿给自己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她贴出了“鱼玄机诗文候教”的告示,在观中招待有才学的人。实际上是以风雅之名,行周公之事。

长安城的很多风流才子慕名而来,不为对诗,只为寻欢,风月场所哪有丝毫的真情可言。

有一天,咸宜观中来了一位乐师,叫陈韪。

此人相貌魁梧,才情极好。他为她痴迷,她把他视为情郎,想与他相守一生。可是陈韪怎么会对一个烟花女子上心,不久,他就和鱼玄机的侍女绿翘有了私情。

鱼玄机很气愤最后还一把抓住她的脖子,向墙上撞去,结果就把她给撞死了。

鱼玄机就赶紧把绿翘埋在花园里。绿翘的尸体被客人发现后,鱼玄机被带到公堂。之后官衙派人挖出了绿翘尸体。

原本未必一定要判死刑的,关键是京兆尹温璋曾经想占有鱼玄机,但被鱼玄机果断拒绝,因而没有得逞;如今这个小女人杀人落到他手,他十分“君子”地麻利地“依法”处死鱼玄机,显示其秉公执法的样子,但这不失为报复行为。

鱼玄机在断头台上正欲行刑时,她说道:“我想最后向老天说一句话。”

刽子手默许了。

鱼玄机悲伤的说:“直到现在我才明白,我这辈子唯一爱过的一个男人,他的名字叫温庭筠!”

也许,只有温庭筠才是鱼玄机一生的陪伴:只要你回头,我就在。

那个与他诗文酬和的诗人鱼玄机走了,温庭筠的世界也冷了。

回顾鱼玄机一生的三个男人:思而不得的温庭筠;凌辱、抛弃她的李亿;出轨侍女的陈韪。

鱼玄机,她短暂的一生正如这名字一样,充满玄机。

如佛经所言:“爱欲于人,犹如执炬。逆风而行,必有烧手之患。”

版权声明:本文为 “历史人物故事网” 原创文章,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;

原文链接:https://hntphg.com/49944.html

标签: 玄机  祁县  词人  长安城 

发表评论:

历史人物故事

分享解密古代战争风云历史人物故事,深入了解丰富您的历史知识
  • 文章50230
  • 评论0
  • 浏览3044571
关于我们
扫码关注
联系方式
全国服务热线:
地址:
Email:
邮编:
Copyright hntphg.com Rights Reserved.